52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封爷的小妖精又在缠人了 > 第503章 封家又遭遇袭击

第503章 封家又遭遇袭击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舒念微用手推着他,房间里忽然传来一阵清晰的手机铃声。

    她瞬间觉得自己得救了。

    “快,先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封南修不悦的蹙眉,唇依旧贴在她脖颈上,含糊着说:“让他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万一是家里的电话,万一是急事呢?”

    舒念微找了各种理由,终于逃脱魔掌。

    他起身瞥了眼屏幕,皱着眉,接起电话,那边立刻传来急切的声音。

    舒念微听不清是什么,却见封南修周身的气势陡然变了,阴冷沉暗,毫无温度。

    她也意识到事情不简单,拿过方便的睡衣穿上,走到封南修身边。

    男人‘嗯’了一声,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“微微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封南修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小型行李箱,“收拾东西,我们回国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……封家出事了?”舒念微嘴上问着,动作迅速的开始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只是一些简单的必需品。

    拉上拉链,她仰起头,肯定的问:“是奶奶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封南修烦躁的点了一根烟,“下飞机后,遇袭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最近找上封老爷子的女人和那个儿子,舒念微眸光沉了几分。

    秦征叫了私人飞机,他们连夜回国。

    清晨七点钟,太阳刚刚升起,给整个世界输送了光明,却吝啬的没给一丝温度。

    舒念微瞥了眼日出的方向,上了封家的车。

    封老夫人在躲避袭击的过程中,因为车辆撞击,颅内造成了大面积的出血,已经陷入昏迷,刚好血块压住了中枢神经,整个医院的专家没有一个人敢动手这项手术。

    加护病房外,连尔云面容憔悴的来回走动。

    封老爷子更是丢了魂儿一样,怔愣的坐在长椅上,只有病房有动静的时候,才会缓慢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南修,微微。”看到两人,连尔云走过来,“临城的大夫已经找遍了,你奶奶的病情不等人,我们要不要联系国外的专家看诊?”

    封南修陷入深思。

    舒念微摇摇头,“脑神经方面,最顶尖的专家,在国内。”

    “微微,你是说陈正云和简学谦?”

    连尔云有些遗憾,“这两位但凡请来一个,我们也不至于急成这样,当初南修生病那次,这两位明明和封家示好过,怎么这次,就变了?”

    提到这个话茬,封老爷子也回过神来,“找安琪,周安琪,上次就是因为她,才请来了两位泰斗。”

    “爸,你别忘了,周家已经和我们翻脸了,他们凭什么帮我们?”连尔云出声提醒。

    而且当时事实虽像如此,她却有点怀疑周安琪的能力,连封老爷子都请不到的人,周安琪何德何能?

    “难道要我看这你妈等死么?”封老爷子猛地扬高声音,“给他们股份,他们不是想要封家么,用股份换这次看诊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这种做法,就像是砍一条腿给狼,试图求狼放过自己,可结果只会让狼变的更贪婪。

    舒念微没想到,英明了一辈子的封老爷子,竟然也会想出这种自杀式的办法。

    她拿出手机,默默联系龚子清,把简学谦和陈正云调回来。

    然后看向封南修,“再等等,也许对方回心转意了呢?”

    这话听起来多少有点牵强,封南修看到她的眼神时,却莫名觉得情绪稳定下来,没有接话,算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连尔云也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唯有封老爷子,深深的瞥了舒念微一眼,把拐棍重重的敲在地上,怒了,“等什么?等你奶奶断气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女人,究竟安的什么心思,是不是把我们封家折腾散了,你就如愿了?

    还有,封家的事,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?我还没死呢。”

    舒念微本不想和他计较,可是心底的憋屈感在他的怒骂中越来越强烈。

    怔了半晌,她转头,和封老爷子对视,“如果奶奶出事儿了,您可能也没有活着的必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封老爷子捂住了心脏。

    舒念微丝毫不在意,继续出声呛他,“敢找仇人替你找大夫,我也在怀疑,您究竟是要救奶奶,还是害奶奶,如果奶奶出事,是不是刚好成全您了?”

    “哦,对了。”舒念微恍然,“如果不是您惹的桃花债,奶奶这会儿应该坐在家里吃着早餐吧?”

    封老爷子被戳中痛楚。

    他抬头,浑浊的眸子盯了舒念微半晌,涌动着喉结,却终究没有说出半个字。

    这次的事情,确实是他理亏。

    同样,连尔云和封南修自然也不会站在他那边。

    没有人说话了,空间内的气温瞬间冷下来,就如同无声的对抗,让形势越来越坚持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连尔云坐不住了,刚准备开口,秦征一脸喜悦的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封爷,夫人,两位泰斗改变主意了,正在赶来医院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闻言,三人的第一反应不是喜悦,而是看向舒念微。

    封老爷子脸颊微红,觉得有些挂不住脸。

    封南修和连尔云的眸光,也在加着层层深度。

    他们从不觉得,世界上会有这么巧的事,忽然改变主意的点,一定和舒念微有关。

    医院在得到消息后就开始准备手术,待到人到了,便直接开始。

    八个小时的等待,封老夫人幸运的脱离了危险期。

    另一边,秦征也抓到了袭击封老夫人的罪魁祸首,是那个女人的儿子封韦伯的助理。

    封家某处地下牢房内。

    助理和封韦伯齐齐的跪在地上,看着周围的刑具,吓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封南修揽着舒念微,站在距离两人两米远的位置,表情皆带着冰冷和凝重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封南修吐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旁侧的人立刻开始抽鞭招呼地上的两人。

    助理死咬着牙,没吃过什么苦的封韦伯,疼的号啕痛哭。

    “不要打我,我真的什么都没做,就算打死我,我也不可能承认啊。”

    秦征看了眼他涕泪横流的样子,“封爷,已经三个小时了,再打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他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封南修挥手,示意行刑的人暂停,忽然,勾起唇,“那就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,再继续。”

    听到后面这句,封韦伯心底刚冒出来的希望瞬间灭了。

    他眼眸忽然一片殷红,拼尽力的站起来,直接冲向舒念微。